• 冷。
    席间,很多人都哭了。
    我却没有太多的心情。或许已经麻木了。
    后来就病了。
    躺在床上,要么在昏睡,要么头疼的睡不着。
    想的事情越来越多,有些事情也越来越明朗。
    其实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性格缺点。
    我想,在保持Nice的前提下,人是应该狠一点。

  • 朋友来京,说中秋夜分手了。
    戴了几年的戒指,蓦然摘下,却也能如释重负。
    仿佛真的有圈中爱情的魔力。
    我很佩服她。
    可以这么干脆的做了决定。
    因为周围太多的人抑或习惯抑或畏惧改变,徘徊于将就的状态。
    这也未尝不是好事,谁知道呢。

    只是我想,如果要送人戒指,那么就试着去珍惜吧。